woiling

all 铁 拔杯 超蝙 (蝙蝠铁也吃)/B站同名 剪辑一些小同人视频/ 节操低 没洁癖 没有底线哈哈哈哈

最好的你1(虫铁 蜘蛛铁,带一点all 铁)

        tony被队长在寒冬里扔下后,没人知道是谁把重伤的钢铁侠带回来的。大家更不会猜到是未成年的蜘蛛侠缠着Natasha非要去找tony,才能够在西伯利亚救回倒地陷入昏迷的钢铁侠。


        当时Natasha受不了尾随自己,还在所经过之地到处喷射蛛丝的话痨小孩,一个反手擒住了peter,

        “我算输给你了。现在按照计划来说,tony应该和队长处的好好的,你找他干啥啊”

      peter很认真的说“我觉得他出事了,他已经一整天没联系你们了。他给我按的紧急联系装置我也无法探测到他的消息。”

      Natasha:“tony是ironman,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他一个人出生入死的时候,你还在课堂上睡觉。”

      “我上课才不睡觉,不想上就会直接逃课的。不对,你干嘛扯这个啊,重点是tony啊,不对,是mr stark。我讲真的好么,mr stark现在一定很危险,我能感应到。

        他和队长本来还有矛盾,现在一下子失联一整天不是很奇怪吗,如果又爆发内战,没人接应他万一真的出事怎么办啊。

         队长还有冬兵在身边,mrstark 只有一个去对吧。他只有一个人啊。

        我一个人没法去那么遥远的地方,不然我也就不会来这里缠着你了,要是他们就在new jersey打,我就直接蛛丝荡过去了。”

         peter一口气说了一长段,Natasha感觉马上要翻白眼了。但突然peter沉默了一下

       安静了几秒后,peter的嘴角歪了一下,好像想笑却笑不出

     

      “可是,他们甚至不在美国,我一个人根本无能为力。”

        

       Natasha看不清peter眼里的感情,像是模模糊糊的雾气一样。年轻人带着最热血的感情把所经之处都烧了一遍,但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什么。

       Natasha和peter磨了几个小时,最终还是没敌过年轻人的缠人功夫。


      神盾局的飞机载着peter再见到tony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光辉环绕的钢铁侠已经变成一个普通人了。他的光彩好像随着和Steve最后的对战被消磨殆尽了。

       peter抱起tony,他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居然这么轻。他以为刀枪不入的钢铁侠就像力量的标志一样,带着金属光泽,永远都是强硬的。

        可实际上,他甚至在这个男人的眼角看到了一点泪痕,钢铁侠脆弱的内心。

       peter不知道cap最后把盾砸在tony的胸口,peter也不知道胸口对tony象征着什么,他不知道反应堆所附带的回忆和疼痛。如果知道的话,年轻人的怒火会带来又一轮新的内战。


       在神盾局的飞机上,Natasha让随行的医疗人员为tony做了一些简单的清理。她看着这个一直都骄傲的男人,突然有点难过。她发现自己之前对他说的狠话或许有些过了

       这个男人,一直都这样,嘴硬心软。甚至总是用牺牲自己的手段去处理事情,明明可以去寻求他人的帮助的。却还是一个人去承担。

       突然,Natasha想到了,或许tony害怕吧。

       他害怕自己真的是孤立无援,他害怕自己的求助无人理会。所以根本不伸手求助,起码不会被拒绝。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想法太好笑,简直在侮辱这个骄傲又强大的钢铁侠。


       她看着在tony旁边寸步不离的peter,突然觉得自己最初对他仅仅是话唠和未成年的印象感到感慨。peter轻松拦腰抱起tony的时候,Natasha还可以不惊讶,毕竟力量作为复仇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但当peter在飞机上小心翼翼地把tony的盔甲一点点拆开,用蛛丝保护着他的伤口,丝毫没有让蛮力扯开的铠甲伤到tony时,她为这个未成年感到惊讶。

       peter在返程的旅途中一直坐在tony的床边。他发现tony的眼睫毛真长啊,即使伤痕累累的,看上去还是那么好看。但那双还没睁开的蜜棕眼睛像是巨石 压在他的心里,让peter无法去干别的事情。

        

       虽然peter和Natasha做足了医疗准备和及时的清理,全身上下伤口遍布,但没有致命重伤的tony却仍然没有醒来。回到了stark集团的大厦,得到消息飞速而来的pepper和罗迪在病床前沉默不语。

       医生说,“大概是心理问题,他可能遇到了他想要逃避的事情。内战这件事闹得蛮大的,他本来心理状态就不太好,他之前还有ptsd。

       他在西伯利亚可能发生什么对他来说,不是生理,是心理上的致命一击。

       不过据我对他之前病例的观察,他醒来应该不会太久,毕竟他是钢铁侠,他懂得如何自我调整,不然早就死在阿富汗了。”

        不得不说钢铁侠的专属医生还是很了解他的,没过几天tony就醒来了。

         他看着扑着抱自己哽咽的pepper,有点无奈疲惫的笑了。拍着pepper的背,反倒开始安慰了她。

         笑着说“我不是还好好的么?” 

         他笑着笑着,突然笑不出来了。泪腺好像受到了他人的影响,眼角一下子湿润了。


        这是罗迪第一次看到这个和自己一起战斗多年,搞着最厉害的发明的男人这样卸下防备,无声的哭泣。他觉得自己也莫名的鼻酸。博士,Natasha和peter在门口默默的站着。

        peter看着消瘦了一圈的mr stark, 也想要想pepper一样抱住他,把他的头按在自己尚不够宽广的肩膀上,安慰他。   

        但peter没有,他只是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tony。

       tony 冷静后,先是去刷牙漱口,洗了个澡换了套好看的衣服。然后边吃着cheeseburger,才把在西伯利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罗迪握碎了手里拿的水杯,pepper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Natasha听到队长把盾插在tony胸口,

       “你知道的,cap这个人不会真的下狠手,他没有杀掉我,只是把盾插到我胸口上。还把盾还给了我” 

       还被tony用调侃的语气说出来后,她知道这两个人可能再也无法并肩作战了。

        “话说睡衣宝宝,我知道是你救了我,我当时虽然昏迷,但有一瞬间能感觉到你说的废话。”

        tony吃完了一个汉堡,舔舔嘴角的芝士,

        “还有,谢谢你,没有你可能我真的会被冻成白痴,就像那些老冰棍一样。”

        peter看着吃饱了在朋友的陪伴下又神采奕奕,说着俏皮话的mr stark, 脑中却还是救他时伤痕累累的模样。

       “啊,没什么,mrstark,你知道的这对于每天都在救人的蜘蛛侠来说是小事一桩,你以后出任何事我都能第一时间找到你,毕竟你给我升级的suits真的太赞。啊我不是说我过去做的不好,只是总是新的东西更awesome不是么。”

        “停,不要说了”

        

        之后Natasha就回了神盾局,走之前还和tony谈了谈合约的事情,毕竟现在队长他们已经成了犯人。但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让tony自己考虑,她知道tony心里也不好受,接下来作出什么决定都只能看缘分了。

    

       晚上, peter趴在stark集团外面的玻璃上, 发现tony果然并不像白天表现的那么洒脱。

       tony站在工作台旁边,看着盾牌一言不发的待了很久很久。peter的角度看不到tony的表情。

        他多想冲进去,从背后抱住tony,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就如同白天他落泪时想去拂去他的泪水。

      但他只是默默的看着,年龄上的鸿沟就像这隔着的玻璃,无论自己如何欺骗自己,都是存在的。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快的成长。

       







评论(13)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