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iling

all 铁 拔杯 超蝙 (蝙蝠铁也吃)/B站同名 剪辑一些小同人视频/ 节操低 没洁癖 没有底线哈哈哈哈

最好的你 番外2(主虫铁 蜘蛛铁 带冬铁)接番外1

           在tony和冬兵谈话的时候, peter觉得冬兵看tony的眼神不太对。至于哪里不对,peter自然心里有数。虽然他年龄小,但情商还是在线的。

          比起打过一场的敌对关系,冬兵的眼神里更多的是悔恨和说不口的感情。想要接近,却又怕自己的身份伤害了他。

            

           不过,比起冬兵的态度,更近琢磨不透的是tony。从直觉来看,他感觉tony那一拳的怨念不仅仅是杀亲之仇,还有一些私情。甚至,他看到了蜜棕色的眼睛里腾起的雾气和湿润,仅仅是一瞬间。

            tony注意到peter盯着自己的目光,有点心虚的避开了。这种躲闪的目光过去也出现过,比如说一同出席派对,然后人群里遇到无数个前情人前炮友时,尤其是男女都有的时候。

             peter心里叹了口气,他几乎确定自己的猜测没错了,tony和冬兵过去说不定认识,而且还有过什么关系。tony当时应该不知道冬兵的身份.

            男朋友是个顶级play boy真是让人。。。时刻都不能松懈。每天都怕被人给趁虚而入了。


         冬兵去做身体检查的时候,peter就在工作室看着tony摆动做实验的器材。

          男人坐在椅子上,周围漂浮的蓝色立体投影像一个个小宇宙一样围绕着他。他时不时抓住一个空中的图标又放开,那些投影随着tony的一举一动放大变小,来回变化。


            在这种时刻,peter觉得这个被蓝色光群围绕着的男人笑的就像个小孩。

            你知道的,就那种内心很温柔很善良,但非要装的很凶很咄咄逼人

            敏感又骄傲的小孩。

             即使别人误会了自己,也绝不温和耐心的为自己辩解,而是用刻薄尖酸的话语拉起高墙。


            在机场大战的时候,tony对队长说的气话,peter当时一直以为队长心里面其实是明白的,明白tony的刀子嘴豆腐心,明白tony心里面那个倔强的孩子。所以他也没有强求自己去插入一脚。

            可直到他在西伯利亚的大雪里,抱起来那个,再没有力气说着刻薄的话保护自己的钢铁侠时。


           他才恍然大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了tony心里的小孩。

           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和自己一样,觉得舍弃性命也要保护那个小孩。


----------------------

 

         “睡衣宝宝,别一直看着我,看得我满身鸡皮疙瘩。” tony 做了个捂胸的动作,坏笑。

         peter本来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被唤醒,才明白自己还没有好好跟tony兴师问罪一下。


         想着就压住tony椅子两边的把手,把这个小个子男人圈在自己的臂弯里,微微弯下腰,低头看着这个仰视自己的漂亮面孔。

         “这才白天好吗,年轻人都这么心急么” tony仰起头贴在peter耳边吐着热气。

         “mrstark, 除了我还有哪个年轻人也对你这么心急?”           

          peter说完带着侵略性吻住了tony这张能言善辩的嘴,舌头彼此交缠,不给人放松呼吸的机会。可以滚动的椅子随着peter双手的控制让tony越来越靠近自己。

         片刻之后,peter满意的看着tony狼狈的模样,嘴边流着还没有吞咽进去的唾液,滴落到地上。

           突然一个托屁股抱,tony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男孩从椅子上轻松抱了起来。         

         “喂,你别乱来,这里是我工作室,妈的玻璃是透明的,会被看到的!”

           看着像炸毛的猫一样乱踹人的tony,peter觉得真的好想蹂躏他到床上去,但待会tony还有正事,忍忍。


          转了个身, peter抱着他坐在了椅子上,tony跨坐在自己腿上,背后抵着工作台。

          “小伙子,你究竟想干什么” 男人叹了口气,双手搭在peter肩上,没好气的扯了一把男孩头发。

          “我不说你应该也猜到我想说什么” peter看着他,手从屁股慢慢摸到腰线,脊背。摩挲着布料。


           tony随着男孩的双手抚摸抖了一下,看着peter已经长开了的清秀又俊朗的五官,没忍住亲了一口额头和眼角。

         “别想糊弄过去,tony”

          “好好好,我说我说,你不就想知道冬兵和我什么关系吗” 

           男人早就看出peter眼里压抑的很深的妒意和占有欲,但他没料到peter现在已经这么强势了,果然长大了么,还是说自己越来越习惯被人摆chong布xing

          看着tony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peter知道他又在想些有的没的了。于是,peter把手从他背后衬衫和裤子接缝处伸了进去,掐了一把腰上细滑的软肉,另一只手揉着男人翘臀。听到tony的吸气声,和不自觉扭动屁股迎合自己的小动作,才满意。

         “说实话,你真的是上课不泡club的好学生吗” tony看着嘴角上挑的男孩,没好气的说。   

          “因为斯塔克先生调教得好。” peter把椅子往前推了一点,tony因为后背抵着工作台,所以两人的距离又近了,几乎可以说tony直接坐在男孩胯间。

          凑近男人的耳边咬着耳垂说“快说你和冬兵什么关系。”

         “好好好,你先别靠我那么近,别我说一半你就不爽到把我按在工作台上了”

          peter听完挑挑眉,松开了一点距离。让tony坐的姿势更舒服一点。“你知道我当初到阿富汗被抓那件事吗”

        “当然” peter心想,妈的该不会当时tony被冬兵英雄救美了吧,只恨自己出现的太晚。

          “我认识冬兵在我去阿富汗之前,那时候我生活怎么说呢,就是比较奔放喜欢社交来者不拒。你知道的,主要是我太迷人了。啊,别闹” peter在听tony说到“来者不拒”的时候就把他皮带解开了,手伸进了臀ban,。

           “这可是你说的来者不拒” peter装无辜。

           “小兔崽子,等晚上让你好看。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反正当时有一个项目要谈,然后约在赌场的包间,对方还没到的时候我就在赌场杀时间,顺便观察一下周围好看的妞儿什么的,或者长得帅的服务生啊”

         peter手又往内侧软肉摸了一点。tony想要躲闪却被男孩另一只手铐住动弹不得。

         “没想到当时barnes装成了一个服务生在那里执行任务。还一直偷看我了半小时。当时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短发,酒保服。看起来就是个喜欢我的,身材好,长相迷人的服务生。peter,你自己要听的。再摸我叫人来,你也别听我的故事了。”

          男孩不甘心的停手。虽然很不爽听着男人说别人迷人,但实在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我在那里赌了多久他就看了我多久,我本来想找他玩玩的。结果一闪身他就不见了,我看时间也快到和人谈事的点,就没管了。

       去包间找合作人的时候,恰巧目睹了barnes清场的画面,才明白他是个杀手。商业背后黑势力很多所以我也没猜到他和hydra有关系,以为就业内寻仇找的人而已。”

          “可能当时喝多了,又是晚上,人很浮躁。不得不承认barnes当时撂倒一包间的人,那个画面,嗯….很性感。然后我就去卫生间堵他,挑衅他,好吧其实就是撩他。

             然后我就不用继续说了。反正后来我也一直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自己的记忆也不全。每次都是办完事醒来就不见他,然后过一段时间又突然凭空出现在我身边。

        有时候遇到一些小危险,恰巧他就会出来救我。但,从阿富汗回来之后,我和他再见面时,他好像完全又变了一个人一样。我猜当时他又被洗脑了吧,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相见过。

        直到内战发生,我才知道他真正是谁,他对我真正做了什么。”

        从最开始带着俏皮的笑容,到说到最后渐渐暗下来的棕色眼睛。peter抚摸着男人的脊背,感受着他的情感。知道了这段故事,peter不嫉妒是不可能的,但更多的是对tony的心疼。

        他不揣测当时tony对barnes有多少真感情,他怕自己会得到自己不想知道的答案。

         假如tony当时真的很爱这个人,不敢想冬兵在监狱逃脱时对tony开枪时,他是什么心情,更不敢想最后他在西伯利亚知道冬兵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时多痛苦,当然,致命一击大概是最后被遗弃在大雪中,无人营救的孤独。

         peter把tony抱在怀里,感受着男人温柔的体温。

         “睡衣宝宝,我知道你其实还想问我当时喜欢过他没有。你不要老是把我当成易碎品一样对待,我没有那么容易受伤害好吗。”

       沉默一会,男孩开口 “那你是不是爱过他”    

         tony看着小心翼翼问他的男孩,心底一阵温热。

      “算是喜欢过吧,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可能是被对方的我行我素和神秘感所吸引。总是突然出现,总是不辞而别。我有一种对方属于自己,他怎么敢伤害我的自以为是。所以最后知道真相才会觉得那么不能接受。”

        说完没等peter开口,tony用一个深吻堵住了他的嘴。片刻过后,他用双手捂住了男孩的双眼,头抵着对方额头轻声说 

         “那只是我太高看他对我的感情,所产生的自以为是罢了,现在想想无论barnes,冬兵,还是Bucky,哪一个身份对我的伤害都无法致死。”

          “现在能致死我的....

           是一个内战在我无助时救了我,一直在我身边陪我爱我的人”

            

           所以,千万千万 不要离开我


           peter扒开tony的双手,看着他眼角微微湿润,脸上带着一点红晕和“我靠我怎么会说出这么丢人的话这他妈不是我”的羞愤表情。心里像开花,想把全世界都给这个男人。

           比起想法更快的是身体,一个起身,直接把tony抱上了工作台,合适的高度刚好让peter压着他亲了个痛快。就在解衬衫的时候,煞风景的Friday发言了

           “咳,先生,外面的人已经等了十分钟了。”

           本来被亲的迷迷糊糊的tony一瞬间跳下工作台,尴尬的转身看着门口的班纳博士带着冬兵在门口微妙的看着自己,他们后面还有一脸正义的Steve。

           冬兵还是那副不爽猫的表情,而Steve的迷之表情让他看不出他的态度。

         “peter你的位置应该 早就看到他们在那里了对不。” 

         “我只顾着看你了” peter天然的笑着。

  

         伟大的集团老总今晚决定让他的小男友睡地。

        ps

        门外

        班纳:原来你过去和tony还有一腿

        Bucky:不止过去,我现在也打算把他抢回来

        班纳: 说实话 没戏。你打不过peter

        Bucky: 可以靠经验 打架不是谈恋爱的办法。而且

                       最开始是tony先撩我的

        班纳: (呵)

        Steve:(为什么tony一句话都没提到我)????


评论(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