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iling

all 铁 拔杯 超蝙 (蝙蝠铁也吃)/B站同名 剪辑一些小同人视频/ 节操低 没洁癖 没有底线哈哈哈哈

最好的你4(主蜘蛛铁,虫铁,副盾铁冬铁)

   

     tony在海岛的别墅里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给peter做了一套红金色的钢铁蜘蛛suit。流线型的轮廓,背上装有可动的金色尾骨,尖端像是力爪一样充满穿破感

     是一套漂亮又威慑力十足的铠甲。 


     然后穿着这精装铠甲的男孩;

     一直在身边支持自己的男孩; 

     为了tony脱下面具对闪光灯说出“im Spider-Man”的男孩,

      最后用suit上的利刃刺向自己。

     

      男孩还是背叛了 tony。

     就和队长一样 站在了ironman的对立面。


      醒来后,他发现天居然还是黑的。落地窗能看到整片月光下带着昏暗光线的沙滩,错落的礁石,还有翻腾的海浪。

      tony穿着轻薄的睡衣,窗子打开后咸湿的海风吹过来有点微凉。

      他想起过去恶梦惊醒后,彻夜陪自己说话谈天的AI先生;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想起来自己离上次来这个海岛度假已经有一两年了,

     想来想去,

     最后才想到自己的Jarvis真的消失了。


      美队带着的英雄已经被撤销通缉并重回联盟大厦了。一见面,旺达和幻视就重归于好了。像往常一样,鹰眼不停的和Natasha拌嘴吵架。连索尔都从远方赶来凑热闹,这个冷清了许久的大厦又开始恢复了生命力。

      一片热闹中,唯独看不到那个人。

      Steve终于在找了整个大厦一圈后,决定开口询问Friday关于tony的去向。

       清澈的机械女声回答道

       “mr stark 目前正在他的专属小岛上度假,临走前让我告诉你们尽情使用大厦资源。并且,欢迎回来,美国队长。”

      “谢谢,请告诉我他的具体位置,Friday。”

      “不好意思 ,mr stark 设置了权限。”

       听到这个回答,Steve愣了愣,沉默了十秒,“我还持有最高权限么”

      “不好意思,mrstark取消了任何人的最高权限。”  听到机器女声不带感情的说着主人狠心的决定,Steve感到无力和挫败。


        突然 Steve听到一个青年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cap,你在为失去最贵权限而难过吗”

        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年轻人,Steve记起来是机场大战时的新秀,吐丝的面罩男孩。

        青年直接说出自己名字 “peter”


       Steve感慨这孩子个头一次见比一次见高了,这才几个月就窜了一头,再过半年不知什么模样。

      “我得去和tony见面聊聊,peter,你知道的,和他好好道歉。但我想,取消我的最高权限,大概就是他拒绝我的意思了。”

       青年听完突然笑了 

     “cap。你根本没仔细听Friday的话. mr stark 他现在取消了任何人的最高权限。不仅是你,还有其他人。” 

      说完这句话,青年双眼直视Steve,深色的眼眸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


      “他不敢再亲近相信 任何人了。”


 tony做出这个决定时有多难过

那么意气风发的他被逼到这个地步一定很幸苦吧


       peter说完后 默默看到Steve开始变化的表情。看着这个男人终于明白了些许tony所受的伤害,他才离开。

     青年临走前,Steve欲言又止,他想问peter知不知道tony的所在地,但他又害怕真的得到了他不想要的答案。

      蓝色的瞳孔收缩,青年远去的身影倒映在Steve的眼里,那是慢慢成长的躯干和爆发性的力量。Steve明白,他害怕peter拥有资格知道的事情,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知道了。

      害怕自己真的已经失去了他。

      

       ----------

      

       Steve决定自己找办法。他先去了tony的资料室尝试着寻找一些有用的资料,希望能从中发现tony曾经买下的岛屿地址。

       实际上,他可以直接去问pepper,毕竟公司大事都担在了这个女强人身上,tony绝对没胆子敢一声不提就潇洒走人。

       但一想到自己要如何面对她,Steve就叹了口气。他心里也明白

       大概pepper比tony更无法原谅自己。


      “cap?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声音,Steve扭头发现是班纳博士。他站在自己看不到的书架背后,穿着实验室的衣服,拿着笔记在一本书上勾勾画画。

       “班纳博士,好久不见了,我在这里想办法找找tony现在可能在的地方” 顿了顿,带着歉意的无奈道,“我想跟他好好谈谈 然后道歉。”

        班纳看了半晌Steve,摇摇头,

      “我也并不知道他的去向,他前几天刚走的。实际上我觉得他在西伯利亚对上你们,确实也需要散散心了。” 

        说完两人沉默了数十秒。


        Steve有点尴尬的开口

        “tony回来后过得怎么样 ”

         谈到这个问题,气氛一下紧张起来,班纳合上了书,放下笔记。走到Steve面前,推了推眼镜说道

         “如果不是peter一直担心tony的安全而及时赶到西伯利亚,我想你现在可能面对的是罗德带领的新一轮内战了。”

        Steve心一沉,脑中突然浮现那天盾牌砸在tony反应堆上时,蜜色的眼眸里霎时布满的绝望。   

        “Tony从医院醒来后,peter就一直陪在他身边,就那个吐丝的年轻人。Natasha之前告诉我peter正在追tony,虽然我还没有看出来。

       但我承认tony到现在一直都恢复的很好,ptsd也没复发,基本上全靠peter。” 

         班纳说完复杂的看了一眼Steve,然后继续说道 

        “cap, 我也不兜圈子了,又不是什么不齿的事。如果你过去和tony是恋人的话,西伯利亚发生的一切我真的不想为你说半句话。现在你也不要再道歉,去他面前勾起回忆伤害他了。

         他身边已经有了懂得要正确方式爱他的人了。”


          Steve看着地面,沉默不语。

          班纳看着呆站着不言不语的老兵,有点无奈,

         “你们孰对孰错在不同的立场都有不同的评定,我也不想在就这个问题发表什么看法。但说到底,人终究比起大义和世界更在乎身边人罢了

          所以我当时看到昏厥的tony被peter小心的抱上急救架的时候,我真的无法再抛去感情去理智的评判你们的矛盾了。”

          听完班纳发自肺腑的话,Steve诚恳的说 “谢谢你,我以为你们会更想直接打我一拳而不是冷静的和我讲道理。”

          班纳叹了口气同时又想到

         “cap,还有个问题,你的老朋友现在在哪里?”

        “Bucky后天开始再次休眠,现在他说有一件很重要的私事要办,不希望其他人涉足。

         我也并不清楚他现在具体去向,这是他的私人时间。按照约定后天他就会回到基地然后再次休眠。”

         班纳刚才的冷静开始消退,一股无名火在眼里涌动       

        “私事,你真的完全信任你的朋友。洗过脑也好,杀了谁的家人也好,你都愿意信任他”   

          停了下,不知是愤怒还是悲伤,

         “ 可tony他,你当时为什么就不能多信任一点他” 


          说完班纳深深看了一眼金发的魁梧男人,没等对方回话,就转身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Steve,看着这个资料室到处都摆着stark标志的高科技小发明。角落里还放着那台自己带来的老式咖啡机。

         走过去摸了一把机器表面的污垢,厚厚一层,随着动作扬起了细密的灰尘,在灯光下缓缓飘浮,模糊了视线。


           过去,某些时候没有灵感的tony会坐在地上,身边放着查阅的资料文献乱七八糟到处乱放。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看到自己无奈的表情还会对他挑衅的笑,亮晶晶的眼睛在昏暗的资料室里看起来就像星辰,宽薄的上嘴唇甜美的弧度让人想含住亲咬。

           自己会坐在旁边把这一幕在素描本上画下来,再默默把tony弄乱的一切都收拾干净。

         最后把在书堆中睡着的男人拦腰抱起来送到床上休息。

           那时没有tony办不到的事,金钱,地位,科技,Steve,Jarvis,都是他的。从他的笑容里,都能看到眼中的太阳。

           Steve总是喜欢描绘tony眼角的弧度,瞳孔的光泽,鼻尖的翘起。

           那时他感受着一切tony所带的温暖力量,即使嘴里说不讨喜的狠话,他也能解读懂这个倔强男人心底别扭的温柔。

            而现在 他只能记起最后那动人眼眸里的无神和空洞。还有自己放下盾牌时,tony一瞬间明白自己被放弃的绝望。

             Steve 关了资料室的灯,离开了这个地方。

      



-------------

   

       barnes恢复完整的记忆后,就自愿选择了休眠这个结局。不过,在他躺回那个冷藏舱之前,他还有最后一个愿望。

       他想要去再看一眼那个人,看看他过的怎么样。

       不到一周时间可以作为私人时间。barnes来到复联大厦和stark工业寻找tony都一无所获时,才发现自己对于他一无所知。

         即使在tony成为ironman之前就认识了他,也没有让他们彼此更亲密。反而被机缘巧合推的更遥远,远到已经没有资格去站在他面前。


       不知该往哪里去的barnes回想起最后的希望,最初认识tony的那一年,他总是找机会带自己到处游玩不同的小海岛上所带的主题赌场。

         遇到过几个特别喜欢的海岛,tony就会说      

        “我决定了,这里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地皮了。以后我工作完了就来这里度假。

          哎,其实我应该让pepper工作,我就一直度假就好了。”

            当时还没去阿富汗,几乎什么磨难都没受过的男人带着蜜糖一样的笑容看着自己

             可是自己却没有保护好他 ,还一直伤害他


            顺着记忆和自己一直带着的记事本,定位了7个不同的海岛,5个在夏威夷附近,有2个在加勒比海上。距离没有特别远的,如果有印度洋那边的就真的不一定够时间了。

            barnes 到了夏威夷后,就租了直升机,顺便又到处打听有没有富商大排场来这里的八卦消息。却意外的毫无收获。

           抱着几乎没有希望的想法在附近星罗密布的小岛屿上一个一个盘旋寻找,直到找到第四个小岛。

          看到停机坪上熟悉的stark的飞行机时,知道自己终于中了大奖。


           小岛上只有一个建筑,直接降落实在太醒目。barnes停在了隔壁的岛上,划船从岛到后方进入tony的小岛,岛上几乎没有保镖,这点让他感到很奇怪。

            他以为会到处都是酒水,烟火,烤肉,派对和美女成群。而这岛就像死了一样,除了stark的车,直升机,和停机坪上还新鲜的轨道痕迹证明有人来过,几乎就像荒岛。

           现在是午夜,应该是最 high,泳池派对推香槟塔的时候。但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

           barnes从别墅花园打算往别墅的后门走,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窗前。他马上躲在椰树后。

            距离不远,借着月光barnes看到想找的人站在落地窗前,带着梦醒后的脆弱表情

           昏黄的光线让tony的轮廓变的温和,像是一副古老的油画。这一幕无论是Steve还是任何avengers,都没有机会看到。

           tony是那么倔强的一个人,每分每秒都装做刀枪不入。而现在他放任了情绪,毫无掩饰的真实面容只是因为身边没有其他人存在。

           而barnes ,就最心痛这一点

           他宁愿tony在无法承受的时候,能痛哭 能嘶吼 能够肆无忌惮的骂人  

             能开口挽回

            也不愿意看着他抿抿嘴,咽下所有的酸涩和苦痛。然后说一切都好

           

           当时打完,barnes真的希望tony能够开口挽留。 因为一旦说了,Steve就一定不会扔下他一个人。

           但tony是一个多么倔强的人 

            当他开口要让Steve还盾的时候,barnes只好无奈的领教了 何为骇人的命运

             


            tony打开了一扇侧面的小窗。迎面吹来的海风让他打了个哆嗦。

           恍惚间感觉有人在注视自己,但这个孤独的小岛上除了自己和几个秘书,又有谁能知道这里。

          想了想,突然发现居然还真有人知道,不过那个人不会来的。

           那个人,连恨都不知道如何恨

           想用没有铠甲加持的肉身把对方打到瘫痪无法生活自理,开不了口说话,却又希望对方安好的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活下去。            

            tony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害怕去面对Steve和barnes这两个人了。

             他们都曾让自己感受过被珍视的美好,这也让他们的伤害和背弃显得更加的寒心。把美好践踏在地上,碾碎的如垃圾一样不屑一顾,太残酷了


            在tony还沉浸在无法释怀的情绪里时,微风刮过

            窗中飘进来一个白色的鸡蛋花,花的筋带着一个小卡片。tony捡起来,米色的卡片带着漂亮的纹路

           上面用清秀的笔记写着

            “are you OK”   末尾还带着一个蜘蛛感应的表情。 


           tony突然想笑,他差点忘了peter是个技术人员,前段时间让他自己用实验室升级他的小发明。

          没想到,他把他的蜘蛛感应给升级了。不用猜他怎么知道自己在哪里了,蜘蛛追踪器肯定早就黏衣服内侧这种不容易发现的死角里了。

             tony翻了个白眼,现在peter 肯定坐在别墅的楼顶等着自己许可。

     

            “睡衣宝宝,快给我下来。

             以后不许给我贴这种追踪器,变态跟踪狂高中生”

            

             ------------------------------------------

       解释一下时间线:内战后 然后接 最好的你1,2,3

       两篇番外主要是补充冬铁的回忆杀 ,并秀一下虫铁的恩爱。因为番外是过了一年后,那时候虫铁已经在一起了。冬兵也从休眠里醒了加入修罗场。

       但主线里peter还在追。

(💔为什么感觉虫铁坑如此冷了 我记得前段时间还好多粮食的。💔 希望17年的荷兰虫电影把人拉回坑里)

      


评论(12)

热度(106)